叶修

喑夜


#非常短小
#大概是黑道之类)
#ooc属于我


天色灰白,带着沉闷的气息笼罩在城市上空。
空中落下稀疏的水珠——那是雪。它总在半途就失了它的模样,却还带着雪的冰冷,顺着皮肤滑过,水痕渗进表皮,随即寒冷几乎侵蚀了骨髓。


两橦楼外的最高天台,伏在边缘天台的青年微微敛了敛眉。寒风呼啸着扑面而来,像刀子一般,皮肤火辣辣得疼
——他不记得这么冷过。


但青年持着狙击枪的姿势一动不动,修身的风衣沿着紧绷的脊背勾勒出干脆的弧度。
“萨贝达,还有三分钟。”耳机里传来了指令。
他轻轻嗯了一声,黑沉沉的瞳子微垂,调动准心跟上前面建筑物中目标人物的动作。


“你们做出的决定,会把你们自己推向悬崖。”耳机里传来清冽的嗓音。从佣兵的角度,刚好可以看到弗雷迪笑着推了推眼镜。
弗雷迪面前的人似乎想要拿出手枪,佣兵扣紧扳机
——他会在莱利受伤前把可能导致他受伤的人或物全部消灭。


不过最后那人还是冷静下来。
耳机中杂声更大了些,弗雷迪说了什么,佣兵听不清。
但他相信莱利——他聪明的律师先生


还差一分钟。
正如所安排好的,弗雷迪把目标人物带到了指定位置上。视野完全不受阻,如果这还打不中,那他就不叫奈布-萨贝达了。


佣兵的手再次扣上扳机,兜帽上的阴影覆盖了眼睫,投进透彻的眼眸中,像极深的夜。











一声枪响,目标人物倒在了地上。


佣兵松了口气,他看到他的莱利先生朝这边望了望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
——干的漂亮。
他知道律师想说什么。


佣兵敲敲耳机,杂音紊乱了一会,声音清晰起来。


“弗雷迪-莱利,任务完成。”他听到那人说。

“奈布-萨贝达,任务完成。”他如是说道,弯了弯嘴角。



阻碍他和莱利的人都死了,只等风来吹散阴霾。



评论(7)

热度(40)